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定制卫浴

创业未必是陶瓷行业经理人的宿命

 时间:2020-04-03 00:15:10 来源: 
创业未必是陶瓷行业经理人的宿命

  【卫浴网】岁末年初,又是职业经历人跳巢的窗口期,但今年似乎比往年要平静些。前年(2010),管理层动荡比较大的是东鹏陶瓷,陈晓波、谭浩深两位元老级人物自立门户,创办新品牌薇莎陶瓷,全年大小活动连轴转,可谓风生水起。东鹏陶瓷去年离职的较重量级的人物是被称为“玻化砖之父”的陈克俭。在经过一年“总裁高级顾问”过度期安排之后,陈克俭于去年底回归上海老东家斯米克,继续任总经理。去年底,动静比较大的是兴辉集团旗下的鄂尔多斯兴辉陶瓷,总经理钟应洲在工作了两年之后离职。钟应洲此前曾任鹰牌控股董事总裁和亚细亚营运总经理,下一步去向很值得关注。    经理人离职,这或许是一个“我们今天为什么不吃饭”那样稀松平常的事情。但这并不妨碍我们观察经理人离职这一特殊现象。尤其是当我们试图透过经理人离职事件洞悉社会历史变迁的时候,平常中便孕育着深刻。    在计划体制时期,没有经理人的概念,大家都是国家职工,只有职位的高低,本质上都是为虚拟的“国家”这个大老板打工。共产党是执政党,1949年之后一直在管理着这个国家,所以“戏说”为共产党打工也没有错。    现在还没有谁写过“中国当代企业史”,所以也就没有标准的“断代”概念。通常媒体有两个说法:一是以1984年柳传志创办联想发轫。这一年被定为中国民营(私营)企业的元年。这一时期的特征是体制内被边缘化者“另谋生路”,以及被体制遗弃者“自谋出路”,于是便有了建国后个体、集体工商业者的恢复;二是以1992年邓公南巡讲话为起点。这一年启动了中国历史上惊心动魄的“下海潮”,下海的大多数是知识分子和国家公务人员。    中国当代建筑陶瓷行业如果从1983年佛陶集团石湾利华装饰砖厂从国外引进靠前彩釉砖生产线开始,至今历史才30年不到。靠前个10年显然是佛陶集团领衔的国企时代。第二个10年是国有、集体(镇办、村办)转制,民营(私营)企业兴起的转型时代。第三个10年则是完全的民营时代。    从企业管理者角度看,靠前个10年是厂长(经理)的10年,第二个10年“厂长(经理)+老板”的10年,而第三个10年则是“企业家+老板”的10年;而从职业经理人发展历程看,建筑卫生陶瓷行业是在靠前个10年开始萌芽,第二个10年是发展期。笔者的看法是,下一个10年是职业经历人的成熟期。但陶瓷行业要进入到真正的职业经理人时代,估计要到再下一个10年。这样算来,比IT和家电行业至少要落后一两个10年。    陶瓷行业职业经理人体制发育缓慢的主要原因还是进入、管理门槛低。另外这个行业是一个经验型、非标型行业,也非常不利于建立体制文明。在这种背景下,行业的江湖气息显得特别浓,人脉成为企业乃至个体生存较重要的资源之一。    依笔者在行业近10年的观察,由于职业经理人体制的不健全,经理人职业职业规划的较高阶段基本都定位为创业,也即无论在职业经理人路上走了多元,大多数人(哪怕年届“知天命”)基本较后都要以创业(所创事业无论大小)为较后归属——就这样,创业几乎成为陶瓷行业职业经理人的宿命。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。    如果职业经理人较后都要被迫创业才能找到归宿,这个行业将来会怎么样?所以,在下一个10年肯定要逐步调整过来。也就是说企业家、老板们要逐步修正与职业经理人的关系,而其中较关键的就是要安排好职业经理人的利益归宿。在某种程度上,这也是天命难违。因为,你很难要求“富二代”一定要接班,也很难做到“富二代”一定接好班。某种程度上说,这也是企业家、老板们的宿命。所以,上帝还是公正的。    既然老板、企业家们有“天命”难违,所以我们大可相信,我们一定也会迎来一个职业经理人时代。只是时间会晚些。笔者是不太同意有关“企业是满足企业家需求的载体”的说法的。企业应该属于所有利益相关者,企业作为一种组织,核心不是组织生产、销售或品牌推广,而是编织利益关系。利益关系安排好了企业的经营活动才会长久。    回到本文的开头。笔者还是比较钦佩陈克俭等人的。尊重的不光是其学识,就职业经理人的定位而言,能坚持到花甲之年的行业有多少?能再战陶瓷江湖的就更少了。职业经理人体制的建立关键在老板,但经理人本身的素质乃至人生信仰也非常重要。在这方面,我们不妨都来学习下陈先生。